太原刑事辩护网案例分析三

 太原刑事辩护网案例分析三

基本案情:
2010年6月,潘某、吴某等五人酒后至上海市某舞厅娱乐,潘某与舞厅内女青年陈某搭讪,被陈某的男友宋某看见后双方产生矛盾。宋某纠集被告人高某,并由高某纠集被告人李某等四人驾车至现场。在舞厅门口,宋某先殴打潘某,继而双方互殴。李某在殴斗中头部被砸伤,遂驾车与高某准备离开现场,此时,高某指认在车前20米的吴某可能是砸伤李某的人,李某为泄愤报复,驾车撞倒吴某并逃离现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于李某、高某,驾驶车辆撞击吴某的行为定性存在三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高某和李某使用车辆撞击被害人身体,从刑法理论分析,李某和高某有正常分辨能力的成年人,其在应当明知用机动车直接撞击被害人会造成被害人死亡或者伤害结果的情况下仍然实施撞击行为,在主观上可以推定是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从而可以认定李天龙的行为在主观上符合故意杀人或者故意伤害罪的主观方面特征。然而,由于对被害人吴某的伤势没有进行司法鉴定,不能确定其是否达到轻伤结果,故无法认定李天龙构成故意伤害罪。但被害人因二被告人的行为而受伤这一事实是可以认定的,故二被告人构成故意杀人罪(未遂)。第二种意见认为,车辆并不能称之为传统意义上的“器械”,如果对此进行扩大理解将导致“器械”的范围过宽,由于对方并未造成重伤以上的结果,所以二被告人仅构成聚众殴斗罪,不应当认定持械情节。第三种意见认为,本案构成持械聚众斗殴。
第三种意见是正确的,具体理由如下:
(一)从主观故意、客观行为分析,李某、高某不具有杀人故意
首先,李某驾车撞击吴某除了帮高某出气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其头部被砸伤怀疑系吴某所为,即其出于报复目的撞击吴某,并没有要至吴某于死地的意思。李某的历次供述也没有交代其有撞死吴某的故意,并反复强调其以为吴某会避让。其次,其他证人证言也基本证实李某未有撞死吴某的目的和意图。再次,车速、撞击次数表明李某未有故意杀人的意图。李某在开车撞人时没有加速,且其所驾车辆排量小,撞击一次后即离开现场。最后,撞击部位显示李某未有故意杀人意图。根据案发时的监控经录像,李某所撞位置对着被害人一侧肩膀,而并非直接面对人。
综合上述几点,我们认为,李某主观上对被害人吴某的死亡内心持否定和排斥态度,认定李某故意杀人证据不足。
(二)利用车辆撞击聚众斗殴一方的人可以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
依照刑法第292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持械聚众斗殴的,属于聚众斗殴的四种加重处罚情节之一。“持械聚众斗殴”主要是指参加聚众殴斗的人员使用棍棒、刀具以及各种枪支、武器进行斗殴。根据当前司法实践中的通行观念,持械聚众斗殴中的“持械”,是指参加聚众斗殴的人员使用器械或者为斗殴携带器械但实际未使用的情形。这里的“器械”只是各种枪支、刀具、棍棒、砖块等足以致人伤亡的工具。该情形包括为斗殴而准备器械或者持器械参与斗殴,也包括在实施过程中临时获得器械并持器械进行斗殴。已经发动的车辆具有速度快,冲力大,破坏性强的特点,如果在聚众斗殴中以操控方式作为斗殴行凶的工具,其作用等同于传统的棍棒类器械。因此,本案中的奇瑞QQ轿车可以视为器械,结合李天龙使用的目的、后果和性质,其行为属于持械聚众斗殴。
(三)帮助指认对象,明知行为人持械斗殴而未实施任何阻止的应当认定为持械斗殴的共同故意行为
本案中,被告人高某指认被害人吴某,在李某扬言要开车撞吴某之后仍与李某共同上车,坐于副驾驶位置,在李某撞击吴某的时候并未实施任何阻止行为,也未实施任何救助,因而二人属于共同故意行为。根据刑法规定,参与预谋持械聚众斗殴,或者明知行为人持械斗殴,而帮助指认对象的,即使本人未使用或者携带器械,亦应当以持械聚众斗殴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