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某某抢劫案

   【关键词】

    刑事/抢劫/主从犯
    
    【裁判要点】
    在共同实行犯罪的情形下,如何区分主从犯。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3条
 
    【基本案情】
    2013年8月3日20时许,被告人曾某某伙同邝某某、徐某某(二人均另案处理)进入位于北京市某某区某某街道某某小区×号楼×单元101号房屋,趁无人之机,盗窃屋内千足金耳环1对、玉溪牌香烟(硬盒)1条、中南海牌(软红)1条、宏基牌笔记本电脑,1台及银手镯1对、银项链1条、TCL牌摄录机1台、钓鱼台牌香烟1条。在三人实施盗窃过程中,被害人康某回到家中,三人遂藏匿于一卧室内。后邝某某提议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在邝某某将康某打伤后,三人携带被盗物品逃离该房屋。徐某某逃至屋外时被康某抓获,康某从其手中追回中南海牌香烟(软红)l条、宏基牌笔记本电脑1台。经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康某身体所受损伤程度为轻微伤。经北京市房山区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千足金耳环l对价值人民币1344元,玉溪牌香烟(硬盒)1条价值人民币210元,中南海牌(软红)香烟l条价值人民币245元,宏基牌笔记本电脑1台价值人民币2660元,以上物品共计价值人民币4459元。被盗银手镯1对、银项链1条,因克数不详,TCL牌摄录机1台、钓鱼台牌香烟1条,因型号不详,该中心不予受理。2013年8月26日,被告人曾某某被查获归案。
 
    【裁判结果】
     北京市某某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项、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人曾某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2.责令被告人曾某某退赔人民币一千五百五十四元,发还被害人康某;未作价的银手镯一对、银项链一条、TCL牌摄录机一台、钓鱼台牌香烟一条,继续追缴后发还被害人康某。
    上诉人曾某某的上诉理由是:其行为属于盗窃,不是抢劫,原判认定其行为构成抢劫罪有误,请求二审法院将本案发回重审或者改判。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项、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2014)房刑初字第379号刑事判决第二项,即责令被告人曾某某退赔人民币一千五百五十四元,发还被害人康某;未作价的银手镯一对、银项链一条、TCL牌摄录机一台、钓鱼台牌香烟一条,继续追缴后发还被害人康某。
    二、撤销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 2014)房刑初字第379号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告人曾万祥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曾某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
    【裁判理由】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曾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人户盗窃他人财物,为抗拒抓捕而在户内当场使用暴力,造成被害人轻微伤,其行为已经构成抢劫罪,且系入户抢劫,依法应予惩处。鉴于被告人曾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关于被告人曾某某的出生日期,经查,翁源县翁城镇富陂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及提供的农村常住户口登记表、育龄信息卡载明的信息、学籍表、证人徐尚萍的证言等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实被告人曾万祥系1992年出生,故对其辩解,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被告人曾某某所提“其行为是盗窃而非抢劫”的辩解,经查,在案证据能够证明,为抗拒抓捕,邝某某提议对被害人进行殴打时被告人曾某某并未提出异议,且三人于邝某某在户内对康某当场实施暴力后携带被盗物品逃离现场,可以认定三人有实施抗拒抓捕的共同犯意,故其行为均符合转化型抢劫罪的构成要件。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曾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人户盗窃财物,为抗拒抓捕而在户内当场使用暴力,造成被害人轻微伤,其行为已经构成抢劫罪,且系入户抢劫。上诉人曾某某在实施盗窃行为后,未对实施抓捕的被害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在共同抢劫犯罪中起到次到的作用,系从犯。鉴于其系从犯,且到案后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关于上诉人曾某某所提其行为属于盗窃,不是抢劫的上诉理由,经查,虽然在案证据不能证实曾某某对被害人康某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但综合被害人康某的陈述、共同作案人徐某某的证言及其他相关证据,能够证实为抗拒抓捕,邝某某提议殴打被害人并实施殴打行为时,曾某某未提出异议,且紧随邝某某之后逃离现场,可以认定曾某某有实施使用暴力抗拒抓捕的共同故意和行为,其行为符合转化型抢劫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原审法院认定曾某某犯抢劫罪的事实正确,证据确实、充分,定罪正确,责令曾某某退赔并对其继续追缴违法所得发还被害人亦无不当,审判程序合法,但未考虑曾万祥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认定其为从犯,以致量刑过重,故本院对原判依法予以改判。
    本案的焦点在于在共同实行犯罪的情形下,如何准确区分主从犯。
    第一,曾某某虽实施了盗窃行为,但未实施暴力行为。本案中,包括曾某某在内的三人均实施了盗窃行为,只有邝某某对被害人实施了暴力行为,曾某某只是在邝提议必须殴打被害人才能逃跑的情况下,有默认行为,可以认定三人对殴打被害人有共同故意,但在共同犯罪中,曾的作用不如邝大。
    第二,从对法益危害结果的作用大小看,曾某某不起主要作用。在三人逃跑的过程中,只有邝某某对被害人实施了暴力行为,其冲在三人的最前面,用螺丝刀砸伤被害人鼻部,致被害人轻微伤的危害后果。
    第三,从犯罪利益分配情况看,曾某某未分得犯罪所得。三人离开犯罪现场坐地分赃时,曾某某未分得利益,可以印证其在共犯人中地位较低。
    第四,从犯意提起情况来看,曾某某不是抢劫犯意提起者。
    综上,本案被告人曾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